湖南优乐跑胡子

文苑撷英

强艳雄 散文——《追忆青春》

作者: 强艳雄     时间: 2021-07-08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追忆青春

青春已经开始离我远去,束手无策的我只剩下“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妥协,依稀地记得高中的一位老师说过的话——青春就是力量,青春就没有失败。

——题记


追忆青春,有些岁月已经深深滴烙在了我的脑海里,再也难以忘怀。犹记得刚毕业,和多数大学生一样,初入社会,初入职场,我之心情,既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自信,又有拔剑四顾心茫然的迷茫;即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激情,又有长太息以掩涕兮的羞涩。我深刻地记得刚参加工作的苦痛与欢笑,再回首那些不拒细流,浩浩荡荡的追梦之路,如光阴斑斑,一段段艰难而温暖的记忆,一段段“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的兄弟情谊,充实了我人生中最“意气风发”又“兵荒马乱”的岁月。

 

人生的好多个路口都要面临选择,特别是在青春的时候至关重要。我真正意义上的当家做主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的家乡在陕北,大学读到西安,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两湖之间奔波,当时选择这份工作也是急于求成又迫于无奈的。急于求成的是想抓紧终结掉靠父母接济的大学岁月,倒并不是因为受了“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想要保护的女人”的刺激,只是家中惨淡的光景让我一度堪忧,自力更生的念头早早就油然而生,况且读了这么多年书,是骡子是马,该拉出去溜溜了。迫于无奈的是我对这份远离家乡陕北,长驱南下的工作并不看好,感觉离开了家乡就好像突然失去了根一样,再说得具体一点,就是像吃惯了陕北的大烩菜,选择湘菜便成了不得已的妥协。

我毕业的时候,找一份好工作是比较困难的,虽说就业岗位充足,但在各大校园招聘会上,体面的工作往往是凤毛麟角,在大学生一抓就是一大把的背景下,大家的就业形势岌岌可危,以至于我们那一届的学子都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愤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不止我们那届的大学生有这样的体会,几乎每一届的大学生都会抱怨自己没有赶上好机遇。仔细想想,应该是我们过高界定了自己的价值,以至于没有得到自己期望的工作岗位,就觉得怀才不遇,现在想起来,那种年少轻狂,气吐万里如虎的豪情的确被我们演绎地生动了不少。其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事是按照我们的剧本上演的呢?倒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哀叹反而司空见惯。

 

到了湖南,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远离家乡的孤独,从一群人变成一个人,日子也仿佛变慢了,我开始被迫接受一个新的家乡。当我逐渐喜欢上湖南臭豆腐的口味、看遍了橘子洲头的风景、学会了湖南人的娱乐方式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漫漫地融入了这里。而这一切的功劳,都离不开几个好友,章了便是其中的一个,甚至我对湖南一大半的感情都源于他常挂在嘴边的那一句“中华要灭亡,湖南人先死绝”,湖南人的爱国主义的确值得尊敬,这一点大家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品味一下湘军的爱国情怀。

章了是一个常年梳着中分,肤色白皙的湘西帅哥,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即便身材短小,照样受到湘妹子的青睐,可谓是情场中的当红炸子鸡,撩妹手段可见一斑。

我与章了结下的深厚友谊源于一次电气知识培训,是关于计算高速铁路腕臂的公式推导,一心求学的大家正听的起劲儿,他一会儿一个问题,生生地摧残了大家的思路,同时掠夺了大家学习的兴致,同事一个个面目狰狞的表情下,上下两排的牙齿生动形象地展示了是么叫起的咬牙切齿,甚至连授课的工程师师都有点不耐烦了,觉得他在存心捣乱。坐在他旁边的我使出浑身解数,都控制不住这只“出头鸟”。

打破对一个人的成见,有时候难如登天,有时候却只要一点星星之火。只见章了扛着众怒,不慌不忙地走到讲台,在黑板上圈出公式推导中的错误,原来是一处积分求导出现了错误,腕臂计算的公式环环相扣,一步错,便步步错。至此,大家的眼神里已经全然被惊讶所占据,工程师很惭愧地承认了错误,还不忘表扬章了细心。

随着久处,我发现章了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原谅我一生范放纵不羁爱自由”,他不受拘束,对朋友真诚,就像倚天宝剑,敢于冲破任何束缚,光明磊落,无畏流言。也就是从那天起,我们便开始勾肩搭背,成了相逢每醉还的知己,也算在披荆斩棘的人生征途中彼此寻找到了一份精神上的依靠。

 

我想日久生情这句话并非不由分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产生感情,特别对那里的人,他们对你伸开过温暖真切的怀抱,对你报以微笑,对你赞扬又期望。当某天要离开了,肯定会回头张望,流连忘返,我对潇湘的情感是真挚的,对那里的朋友也是。

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最终还是被现实击败了,毕业之初,踌躇满志,反观当下,苦我心志,劳我筋骨,已然殚精竭虑,仍囊中羞涩,孑然一身,似乎离我当年大展拳脚的远大抱负渐行渐远了。一方面还承受着父母亲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观念的强烈要挟,另一方面我也静下来分析了自己的处境,要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困难实在巨大,房子几乎是我们这一代人凭一己之力难以逾越的大山,况且我的收入完全占不到城市消费水平的一丁点上风。除此之外,种种压力如洪水猛兽,我年少轻狂、谁与争锋的意志终于败下阵来。

思索再三,还是卷铺盖走人吧,毕竟在家乡还能借助亲戚朋友人多力量大的优势,借此早日实现成家立业的宏伟目标。不过以我对独自在外打拼,不轻易认输的同胞是服气的,那种酸甜苦辣我是感同身受过的,我已经把这种经历当成了人生中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离开潇湘之时,兄弟们慷慨地为我谋划一了场离别盛宴,忆往昔峥嵘岁月,众人相谈甚欢,遥看未来,难于上青天,怎一个愁字了得,也罢,谁的青春不迷茫?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酒逢知己饮,离开饭桌之前,我们争先“劝君更尽一杯酒”,不断地呼喊“莫使金樽空对月”,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直至喝的不省人事。

其实谁的青春不是这样,站在时光的风口浪尖,年少的时候根本不知青春为何物,直到青春渐行渐远,才对青春有了真正的认识。

(陕北矿业  强艳雄)

上一篇:岳瑞 摄影 ——《清风荷韵》 下一篇:王宁波 散文——《写给高考的你》
网上棋牌大厅90棋牌大连天健棋牌下载斗牛棋牌正规棋牌游戏余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