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溪茶

樱桃溪是城口罗江河甘龙堑段的一个支流。常路过,却从未入流过。

知道那溪沟里产茶,极本色的茶名,叫樱桃溪茶,很有名。我早年在城口工作的时候,喜欢喝那茶,有熬炼,清香悠长。当年那茶做工粗劣,包装随意,没什么卖相,喝的都是些本地熟识的钟情客,外源渺渺无几。

我念及那茶,也情生偶然。记得当年是我一位在当地任镇长的朋友给我捎来的两包,透明的朔料袋包装,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粗劣的茶叶。当时并不在意,随手丢进了柜子里。直到二年茶荒,才蓦然想起,从柜子里取出来喝。不泡不知道,一泡真奇妙:那隔年的茶,泡出来还是那么翠绿,那么清香,就跟刚上市的明前茶没什么两样;那汤色、味道还不是一开两开能够冲淡。

我喝茶几十年,还真没见过这么保色、这么存香,这么有熬炼的茶叶。这可能就是后来樱桃溪茶成名,畅销不疲的基因吧。

因了这不毁的茶色和沉香,对樱桃溪就莫名地生就了一种向往(何种地理,竟能生出如此妙茶)。谈论多年,总是阴差阳错没了得愿。今年清明假回城口,听说樱桃溪已路通九重山,于是乘着灿烂阳光,心花怒放成行。一则想求个茶香究竟,再则还有九重山千年杜鹃冥冥之中的传唤。

那天,我起初并没随同随行,按盘山的步道行进。而是被一泓逶迤潺潺的清丽和一弯连绵起伏的金黄所吸引,一个人选择了沿河沟逆流而上。时而在河沟的石头上跳跃,时而在坡坎的菜花间穿行,不知不觉就到了无石可跳、无坡可行的境地。于是,钻进溪沟旁的林子,寻得一条曲终水绝的堰渠。

就渠深入,洞天跌宕。一谷葱绿间,鸟鸣清脆婉转,水花飞溅竟欢;一抬头,珠帘苔壁草生烟;一举目,飞瀑银亮挂前川......渠径幽深,沿途美景应接不暇。我被这一谷如梦似幻的景色所迷惑,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崖壁之上,蹒跚盘行的牵挂。直到渠径中断于突起高昂的壁,中断于响声大作的水。一幅山水巨制,一幅刚柔巨献,声色震撼,令人望而生畏,望而祛步。

突然间,我关注到天色,挂记起牵挂,赶紧转身寻路。从断断续续的渠径越过明晃晃的峭壁,我从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寻得了一条隐隐约约的柴道,无暇顾及林子里的异动和景色,在荆棘、枝条的抓扯中摩挲蹿行。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我艰难地蹿出林子,找到了那条随行们行进的步道。当时的心情,简直就像是踏上了胜利无限的康庄大道。

观云烟聚至的天色,不敢歇息,沿步道穿山洞、越崖壁,一路追赶,终于赶上了已折返的彼此牵挂的随行。听说,曲径通幽无限,九重山只能依稀瞅见,要会千年杜鹃,还得赶天赶地赶上三四个时辰。风赶云烟,闷雷轻滚,先头雨已令人滴滴生惊。我们一路小跑出山。下得公路,真不知湿透一身的是雨是汗。

如此经历,看来我与樱桃溪尘缘未尽,我总会寻得机会续接此缘,寻得时日让旧梦重圆。

【摘自2015年第2期《吃茶去》杂志;作者:罗明清(重庆潼南),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茶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