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平台

茶山行

从我蜗居的滇南蒙自城里的小区驱车驶向龙谷湖畔的龙宝坡,倘若途中不堵车,也就二十多分钟车程。因此,隔些日子,我就会登上龙宝坡,或观观茶山风光,赏赏茶山美景;或逛逛茶园小径,品品新茶佳茗……

龙宝坡,龙宝坡上的茶园,早已让我着迷。多年前我第一次无意中与之邂逅,心中便滋生了对那里的缱绻之情。

仲春,正是新芽吐绿、百花争妍的美好时节,我再次来到龙宝坡,与之又一次亲密接触。我们此行的目的,除参加一个座谈会外,就是趁着春日的大好时光,游览,赏茶,品茗。我健忘,记不清有多少日子未到龙宝坡了,茶园里又新增些在中国,仅广西和云南有,其实,在云南,仅红河州有的稀有茶种——金花茶。

一棵棵长势良好的金花茶,就像龙宝坡茶园里的东方美人茶、乌龙茶……这个整齐的朝气蓬勃的队伍中刚招入的一个新兵,含羞腼腆又兼有几分木讷地杵着,等待我们这些参观者检阅。

浏览漫山遍野正迎着温暖春风生长的茶树,注目茶农们熟练欢快地采茶,有几个第一次上茶山的朋友,倍感新奇。他们走到采茶女面前,选好角度,咔嚓咔嚓摁下手机和相机快门,定格一幅幅采茶的生动画面。有的朋友还模仿着采茶女的动作,笨手笨脚地采摘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鲜绿茶叶。那收获的喜悦,写满了他们的脸上。茶园主人、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晓绍边组织大家参观,边向大家介绍说,这几天采摘的茶称为春茶,加工出来的茶叶是一年四季所采茶叶中最好的,价格也最贵!能喝到第一拨春茶,是福分!

龙宝坡上参观茶园,看茶农采茶,我已经不只一次两次。不过,每一次来,都会觉得新鲜;每一次来,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每一次来,都充满了积极的向往。龙宝坡茶园的茶,于我来说,几乎百看不厌。我是真正和这里的茶结下不解之缘了!隔些日子不来龙宝坡茶园逛逛,亲近一番绿油油的茶树,心里就觉得空荡荡的不是滋味。春天里,我尤其想一睹金花茶像金子一般黄艳艳的花朵。金花茶,茶叶是难得的上等好茶,茶花更是稀有的名茶。它除富含其它茶叶对人体健康有益的众多成分外,最大益处就是具有抗癌作用。如果一个人能长期坚持饮用金花茶,得癌症的几率会大大降低。可惜金花茶十分金贵,它的生长对气候、阳光、土壤、环境等自然条件非常苛刻。只要哪方面不适应,它眨眼间就一命呜呼。

从茶的角度讲,金花茶的营养价值,其它任何一种茶都无法与之相比。从美学角度来说,金花茶开出来的花,是我见过的所有花中最能令人眼睛一亮的。它有几分像云南山茶花,只是没有山茶花那么硕大。如果完全开放,花朵的直径一般也只有五六厘米,稍大点的七八厘米。它的花瓣呈椭圆形,颜色金黄透亮,极为养眼可人。看到金花茶花,不惊叹不喜爱的人极少!

这次上龙宝坡,我们的运气极佳——不论隐居大棚里的,还是露在野外大树下的金花茶树,鲜艳夺目的金花茶花,不经意间又偶有一朵两朵绽放于我们眼前,彰显着美丽动人的英姿,让我们一个个大呼小叫,仿佛遇见的不是茶花,而是金子。

目睹这么美丽的茶花,有人手痒了,想摘一朵带走慢慢欣赏。特别是与我们同行的美女,使劲将脖子伸长,把鼻子温柔地凑到金花茶含苞欲放、香气四溢的花骨朵上,嘘——嘘——地闻,恨不能把所有花香都吸进鼻腔里,融入身体中。那贪婪、着迷的样子,很是可爱。有人不无风趣地提醒说:“千万别摘啊?你们买不起!”

此时,我也禁不住好奇地将目光投向秦总,问他:“值多少钱一朵?”秦总若无其事笑笑说:“一百块钱一朵,谁有?有多少,我收多少!”这么难侍候的茶树,就是给两百元一朵,甚至更高的价,一般人也没本事培植出来。秦总告诉我们,以斤论价,新鲜花朵也得一万多元一市斤。这个价,让我们在场的人都嘘唏不已。

金花茶再昂贵,也动摇不了秦总的热情大方。他安排公司的美女沏了一壶金花茶给我们品尝。一位五十开外的朋友品了几口后,忍不住咂巴着嘴巴说:“唉,还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茶!”朋友们都不由自主把目光转向他,窃窃地笑。我不太会喝茶,兴致好时可装模作样喝几口,但喝不出名堂。我感觉金花茶的味道与其他茶不一样,有股玫瑰的香味,也不乏咖啡的清香。

傍晚,我和朋友们一道意犹未尽驱车离开龙宝坡。我脑子里塞满的全是金灿灿的金花茶花,嘴巴里回味的净是金花茶与众不同的醇香。

【摘自2029年12月《吃茶去》杂志;作者:王印吉(云南蒙自),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由撰稿人】

暂无评论

老棋牌游戏能兑现的棋牌地方棋牌手机版棋牌下载亿酷棋牌官方下载棋牌乐786